第三方登錄

第三方登錄

當前位置:王者荣耀安卓版本配置 > PPP資訊 > 最新資訊 > 正文

美女cosplay王者荣耀女英雄:原創 | 李競一:無懼掛鉤,可設定績效考核里程碑

中國PPP服務平臺 423 2019年05月15日
分享到:

王者荣耀安卓版本配置 www.mgucr.icu 5月10日下午,中國投資協會大中型委PPP中心2019年第二期“PPP聚焦”系列主題沙龍在上海城建大廈舉行。本期沙龍的主題為“PPP高質量發展的探索與實踐——PPP項目績效管理”。本文為濟邦咨詢副總裁李競一在中國投資協會大中型委PPP中心2019年第二期PPP主題沙龍--“PPP項目績效管理”的演講實錄下半部分,本次演講題目為《PPP項目績效管理理論與實踐》。(查看: 李競一:PPP績效管理的三個誤區

我要說的第二個話題是掛鉤。10號文的一句話,“建立完全掛鉤的機制”。這個“完全”怎么理解?現在出現了很多爭議和解讀。我相信行業內還沒有達成共識,包括我們公司內部同事想法也不一樣,它確實可以有多種解讀。

據說4月11號財政系統業務培訓會上,地方政府提出的所有疑問都沒有得到正面回答,這跟2017年底92號文的情景是完全不一樣的。2017年11月92號文發布后,12月份全國培訓會上財政部官員回答非常清楚,而且非常明確。但是10號文出來之后沒有正面明確回復,所以我只能從邏輯角度分析說一說我的理解。

首先在10號文出來之前我們有一些相對權威的渠道得到的信息是100%,就是把原來30%變成100%。從財政部金融司或者PPP中心的視角,10號文是利好的概念。大家肯定很詫異,明明對市場絕對是利空為什么他們說是利好?因為10號文最重要的就是說明合規的PPP不是隱性債。

做這樣的界定,也是金融公司和PPP中心的基本目的。10號文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就滿意了。但是其他相關部門不一定同意,比如預算司,他認為這個(項目)就是債,如果你想讓我認可你他不是債就得做出一些讓步,比如一系列合規要求,再比如必須要掛鉤。

為什么要完全掛鉤,或者為什么把它理解成100%是有道理的,因為不管是審計署還是預算司,他們在認定PPP項目是遠期政府付費義務的大前提就是這筆錢是必須要付出去,是固定要支出的,或者說絕對確定性。

92號文出來之后這個絕對確定性被去掉30%,從現在這個角度來講,只要我去掉了絕對確定性它就是要去掉這個嫌疑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這個“完全”的意思就是把30%變成100%。

再進一步說,掛鉤怎么掛?92號文寫的非常不嚴謹,寫的是建設成本與績效掛鉤30%——啥叫建設成本?沒說清楚。但是我們理解應該是政府付費用于覆蓋投資的部分。與績效掛鉤——績效是啥績效?也語焉不詳。但我們都理解應該是運營期的績效考核結果。所以92號文就變成了政府付費中用于覆蓋投資部分的至少有30%與運營績效考核結果掛鉤,這個在市場上基本沒有爭議。現在變成100%之后也是這么理解,也OK。為什么?因為咨詢公司有技術手段。

還有另外一種理解,不是完全要跟運營績效掛鉤,還可以跟建設掛鉤,這也叫掛鉤,也完成了合規。比如我用于覆蓋建設投資的那部分付費其中30%還跟92號文一樣跟運營績效期掛鉤,剩下的70%跟建設期掛鉤,行不行?我理解可能不是這個政策一開始的含義,但是由于文字上寫的這么模糊,還是有可行性的,因為從合同上考慮也不是絕對確定性的東西。目前已經有這樣操作的項目入庫了,也就是說這樣的口徑是有可能在財政部入庫那個環節審批通過的。所以我們進一步就可以理解,也許財政部當時出這個文的時候用了比較含混的字眼,其實是在給市場上面留一些操作空間,包括基金運算。這是第二個想要分享的話題。

第三個話題,績效考核管理這塊被重視起來我的感覺是從2015年開始的。2015年以前這塊并不是特別核心的組成部分,頂多像原來做水環保比較多的時候,測定一下進出水水質,造煙廢氣定一些指標,基本都按照行業標準來,不太會有關于管理方面的績效,包括管理手段、整體管理方法等,2015年開始就走上了軌道。但是據我觀察的情況2015年走上軌道只是在極少數項目開始,有大量項目其實績效考核這塊空缺空白是有很多。我們自己做的這塊比較完備,沒有后續客戶提出后續服務需求。

我的客戶們項目到運營期了,問他們補充服務?基本都是不需要,之前做的挺好。再問是不是不太適應指標多、細?回答是已經習慣了,熟練了。這樣的情況讓我一度懷疑補充服務是不是沒市場。結果從今年開始很多客戶密集找過來,突然需求就爆發了,問績效考核能不能幫我們搞一搞?具體情況娓娓道來之后我發現分成了幾種。

第一種我覺得是最好解決的,但是也是最讓人生氣的。項目馬上就要竣工了,到運營期就要付費了,政府打開合同看,績效考核的部分在哪兒?問咨詢公司,咱們這個項目是按效付費?是。有相關條文嗎?合同就一句話,本項目按效付費,沒有附件。這怎么考核?進入運營期之后政府跟投資人進行協商。你們能搞嗎?不行,我們的服務已經結束了,咨詢費已經收完了跟我們沒關系了,走了。然后客戶一臉懵逼問我們,能幫忙解決嗎?

這是最好解決的,因為原來沒有(績效考核),大家都知道必須要付費,這是合同中的未盡事項,雙方是可以協商的。當然這也有難度,考核是松是緊,底線肯定是行業標準,上限其實說不好。另外松緊不同怎么調費用?投資人說我就默認這個(標準)來投資的,現在想加碼那抱歉,得加價格。

我們很清楚,在整個建設過程中到運營期確實會發生很多變化,一般來講政府如果單方面跟投資方要求,原來沒有績效標準我加上去,投資人會很抗議——你是在給我上緊箍咒。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投資人往往也會提出一些讓政府讓步的條件,比如一些額外的投資超出去了,但是確實又合理,雙方可以坐下來一起談,政府可以借助這種契機,雙方交換。

第二種情況就討厭一點,之前咨詢公司已經做了績效考核標準,但是做的很粗很差,政府為了急著推這個項目也沒在意,就這么做了。等合同簽完了準備考核的時候發現這個考核標準不好用或者效果不好,至少跟政府績效管理的目標不能達到契合的程度,所以政府需要優化和調整。這就比較麻煩了,投資人說這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我就是照著來投的,你現在要改我怎么改?這種情況是非常困難的,而且這種情況還可以衍生出來第三種情況。

第三種情況是我想建議的模式,它不是之前沒做到位,它做了也做到位了,做得很好。但是隨著我們這個項目的推進,建設期、運營期的推進,合作方對項目的理解發生變化,項目所處的環境也在發生變化,甚至于行業標準也在發生變化,這些變化都必然導致我們對績效標準的調整。但是很多項目甚至絕大多數項目沒有留下這樣一個接口,以至于要調整績效標準的時候大家扯調價。我也參與過這樣的談判,出水標準調整之后由于之前沒有任何調價的接口,投資人開始定,我要追加多少投資、增加多少人力、運營成本是多少,在那兒一通算。這種談判不是不可以,但是代價會很大。為什么?因為社會資本經手一段時間這個項目之后,非常熟悉這個項目的情況,很清楚實際需要的金額,但是要價的時候可以要的很高。

但是從政府角度出發,也可能對(社會資本)不利。政府知道它的信息不對稱,他很擔心,有兩種解決辦法。一種辦法,請咨詢公司,請技術顧問,談判曠日持久,我們也代表政府去談過很多次,通宵通宵談,談一周兩周這樣談,很痛苦?;褂幸恢摯贍芐?,政府搞不清楚,他總認為你在騙他。

我們曾經代表政府跟一個投資人談判,談到什么情況?他對增量部分要價是一塊錢,但是那是一個違規運營,就是投資部分是不讓他做的,完全違規。他開始要價一塊錢一毫升,最后簽合同的是簽的是2毛2。一開始的時候肯定是漫天要價,但我也沒想到會談到2毛2這么低。等事后過去了,問項目公司的廠長,2毛2你賠錢嗎?他說其實我還賺一點。因為我不是做這個行業我不是太懂,但在我的認知里面2毛2還賺一點的話,1塊錢是怎么報出來的?站在政府官員的角度考慮,既然能談成2毛2,那之前的水分有多大?

基于信息不對稱和能力不對稱的情況下,產生的這個不互信對投資人來說也不是一個好事情。當然這種事情是避免不了的,二三十年的項目一定會發生變化,比如污水出現了幾次提標,咱們其他行業也一樣。

我們前兩年做一個體育類的項目,現在還在建設期,但是已經超概40%。超概有幾方面的原因,常見的比如竹材、鋼材價格上漲,這個很常見;第二個原因是政府因為前期工作推的太快導致初步設計太糙有漏項,這個也好理解;第三個原因,那個項目承接了省運會,省運會有更高的要求,這算是特殊情況;第四個原因,有市民給市長寫信,說兄弟城市的體育場都已經是三萬座了,為什么咱們市是兩萬五千座?那個市民還挺專業,洋洋灑灑寫的挺多字,領導一看這太科學了,上會研討。能不能搞出三萬人?大家說能搞,領導說能搞咱就能搞。搞成三萬座,投資又上去了。第五個原因,就是行業標準變化必須執行。五個原因導致超概40%。投資人說你要不給我補,我就把保函給你帶走,我保函是有數的。政府說不會這樣的,我會給你補,談吧。

這種事情一定會發生,不管是二三十年的必然事件還是我剛才談的特殊情況一定會發生。

我的建議是有沒有可能探索一種機制,在初始簽合同的時候就設定若干績效考核的里程碑,在不同的階段去評估是否啟用新的績效考核的標準,對應不同績效標準有一系列的付費或對價躍升的商務條件。設定好以后不需要大家對每一種標準都要去投標,設定好一個關系就可以了。大家仍然是像現在一樣投某一個具體的價格,一旦到了什么樣的情況或觸發什么樣的條件就用新的標準和新的付費標準,也許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當然不能保證哪怕出了三套四套不同的標準都能契合屆時的需求,有若干里程碑之后基于更接近的里程碑做調整,可能要比完全基于單獨的里程碑要好一些。

作者簡介:李競一(濟邦咨詢高級副總裁),累計為國內外數十個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項目提供咨詢服務,在水務、環保、能源、市政、交通、衛生、文化、體育等領域的PPP咨詢、投資分析、融資策劃以及公共監管等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公開講授PPP相關培訓課程數十場。

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PPP)操作指南》的編制負責人、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綜合信息平臺信息公開管理暫行辦法》的核心起草成員,以及國家發改委《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法》的首輪立法專家組成員,深度參與了本輪中央推廣運用PPP模式的若干頂層設計工作,并在多個財政部PPP示范項目中擔任項目負責人。

發布人:PPP服務平臺
收藏0 點贊0
分享到:
發布評論

0/400

熱度排行

中國PPP服務平臺
中國PPP服務平臺
中國PPP服務平臺